博猫游戏手机版-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想“自闭”? 大家都可能会这样

 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想“自闭”?大家都可能这样

  只要这些情绪没有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律,就还处在正常范围内。我们不必过于惊慌,丧一会儿就丧一会儿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—————

  “最近有点不想说话,除非必要,不要搭理我。”

  “2020为何这么难?赶快重启一下吧!”

  凌晨一点半,点开朋友圈的小A看到了小B发的这两条朋友圈。小A有点纳闷:小B平常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呀,怎么大半夜的突然这么丧气?

  情绪也有周期

   一般情况下,我们并不是一整天都会“非常快乐”或者“无比抑郁”的,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也不是非此即彼,它们更像是两个独立共存的维度,我们可以既害怕又庆幸,既好气又好笑,更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开心自在,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低落一些。

  看到美景、品尝美食、正好赶上绿灯,都会让我们开心一会儿,而被领导批评、路上堵车、听说意外事故,也会让我们糟心一阵子。

  这样的变化都是很正常的,消极的情绪也有存在的意义,我们知道被领导批评会难受,所以尽量完善工作、避免批评;我们知道堵车很糟心,所以提前出门、规划时间;我们听说意外事故觉得受惊、难过,所以注意安全、保护自己——消极情绪是让我们远离危险的重要信号灯。

  晚上容易“自闭”

  情绪是会变化、会交替出现的,你可能也在半夜醒来过,然后拿起手机、点开朋友圈,发现白天元气满满的好友们都开始思考“人生不值得”。

  心理学研究发现,人们在早上会更容易感到自信、充满动力,但是到了深夜,负面情绪就会冒出来。

  有人调侃,人们只有在上厕所时和半夜才会思考人生,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,统计发现,时间越晚,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动态内容就会越“丧”,凌晨三四点时,朋友圈会处处充满“生存焦虑”“生命的意义”“人生不值得”。

  节奏改变容易空虚

  无论是刚考完最后一场期末考试放松下来,还是刚结束周末面对不得不早起的星期一,我们都很可能会感受到一种失落、空虚。

  期末考试是个较高强度的活动,也伴随有一定的压力水平,这种活动结束后,压力骤然消失,就像一辆高速前进的车突然刹车,这种放松效应会导致免疫系统失调。而周末我们则可以放松休息、朋友聚会、去网红场馆打卡,做一系列脱离日常时间表的事情。周一则意味着这些“特权”消失不见,节后抑郁也是正常反应。

  冬天更易低落

  短期的失落沮丧还可能与季节相关,严重者可能会被认为是“季节性抑郁”。

  冬季较短的光照时长、更频繁的阴天、照不到阳光的办公室,使得人们每天接受的明亮的自然光线变少了,亮光本来可以促进大脑化学物质的平衡,如五羟色胺的活跃,缺少光照、五羟色胺活跃度下降,则可能会诱发忧郁情绪。

  而12月的低落,除了与自然有关,还与年终的总结和忙乱有关。可以想象,写下“如果2021也像2020这么难,那就不要来了吧”的朋友,可能是刚做完年终总结,然后发现与年初相比,自己定下的目标并没有完成,也可能是年终总结工作实在太多,加班太晚而忍不住的抱怨。

  如何与情绪相处:接纳和重视

  如何面对这样的“自闭”呢?我们要分不同情况来看。

  对我们而言,就算每天都有那么几分钟想就地躺下、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想“自闭”、每年都有那么一段时间想埋在被窝里——只要这些情绪没有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律,就还处在正常范围内。人人都会有负面情绪,没有人可以消除它们,我们不必因此惊慌,丧一会儿就丧一会儿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即便消除不了,调节方法也有很多种。调节不是压抑和消除,而是通过调节情境、调节认知等方法来让情绪改变。我们可以摆脱或改变那些让我们沮丧的情境,去创造一些开心的情境,比如加完班后听自己喜欢的音乐。我们也可以改变对情境的评价,当我们觉得工作是为了提升、为了之后的积累时,总比觉得“工作都是压榨”,要好受一些。

  但如果这样的情绪让我们持续茶饭不思、无法工作和学习,甚至在一段时间内只有消极情绪、完全没法感受到快乐,这可能就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了:这个时候,也许你需要跟专业人士聊一聊了。

  殷锦绣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刘羡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